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薛家将秘史】8luw.com
【薛家将秘史】8luw.com

共0页: 上一页 当前页/0 下一页

第一章

  梨花追敌中媚香,薛刚救母探桃源

  圣母巧遇献仙体,喜拥双美乐开怀

  隋朝末年,天下大乱各地义军纷纷揭竿而起。太原留守李渊在其二子李世民的帮助下平定四海统一天下,建立了大唐帝国。其后李世民继位号太宗。

  东辽不服兴兵作乱,李世民拜薛仁贵为帅御驾亲征平定叛乱四海升平,并封薛仁贵为平辽王。没想到不到三年西凉国又生事端,兴兵大举进攻中原,太宗皇帝在次拜薛仁贵为帅征讨西凉被困西凉。

  薛仁贵之子薛丁山挂帅出征连战连捷并娶了三位如花似玉的美娇娘,其中三夫人樊梨花更是文武双全、智勇兼备连克西凉多处城池,西凉将领是闻风丧胆。

  不知不觉征西多年,太宗皇上、薛仁贵都相距去世。太子李治继位号高宗,这时薛丁山已有四子:长子薛勇、次子薛猛、三子薛刚、四子薛强都在军中随行。

  各个勇猛无敌尤其是三子薛刚,刚满15 岁长的是又黑又壮好似20多岁的青年,别看年纪小却已经是久经沙场。

  话说这一日,大唐军队休整已必拔营向玉龙关而去,只见旌旗招展、刀枪闪亮,士兵个个威风凛凛。

  领头的是一位身穿亮银盔甲、手握亮银枪,座下一匹啸孀驹的中年将领这就是征西元帅薛丁山,他身后跟着四位美娇娘。

  中间一位只见她身穿一件粉红色的短打衣襟、身披粉红色的披风、跨下一匹粉红马身背宝剑、三寸金莲穿着一双粉红的蛮靴,两只手端着一口绣鸾刀,柳叶眉、樱桃口、脸上不怒而威高贵而威严三十多岁成熟而娇媚此人是大夫人窦仙童;窦仙童左边是一位身材高大满脸黝黑,身体肉感十足,双乳犹如山峰傲立,臀部肥大向上挺,尤其她的朱唇特别丰润,很是性感。

  眼神中透着一种风骚,充满成熟女性的风情,浑身有一种荡人心魄的野性和诱惑力一看就知道是一性欲极强的女人,手中一对八棱镔铁锤。

  她身后跟着一只小牛犊般的狼犬,她就是薛丁山的二夫人陈金锭;窦仙童右边一位容色绝美、颀长苗条的女子,身穿素白的盔甲,在阳光洒射下熠熠生辉,姿态优雅高贵得有若由天界下凡来的美丽女神。

  修长曼妙的身段,纤幼的蛮腰,秀挺的酥胸,修美的玉项,洁白的肌肤,辉映间更觉妩媚多姿,明艳照人。

  更使人震撼的是她脸部的轮廓有着罕见清晰的雕塑美,一双眼睛清澈澄明,她的一对秀眉细长妩媚,斜向两鬓,益发衬托得眸珠乌灵亮闪,使人感到风姿特异、别具震撼人心的美态,亦使人感到她是个能独立自主,意志坚定的美女,座下一匹桃红马、手握一把凤嘴刀她就是薛丁山的三夫人樊梨花。

  陈金锭的旁边是一位冰肌玉骨,皮肤晶莹通透一位容色娇美、颀长苗条的女子,她眸子又深又黑,顾盼时水灵灵,采芒照耀的一对秀眉细长妩媚,斜向两鬓,益发衬托得眸珠乌灵亮闪。

  名符其实的凤眼蛾眉,充盈着古典美态,她就是薛丁山的妹妹薛金莲。她旁边是她丈夫一个矮个子丑汉,叫窦一虎。

  樊梨花旁边一匹乌云盖雪宝马上坐着一位黑脸、浓眉大眼,透着一种刚猛、大无畏气质的少 年,他就是薛丁山的三子年仅十五 岁的薛刚。

  刚刚因为调皮被薛丁山教训,才躲在妈妈樊梨花身边的。

  这时樊梨花对薛丁山说“丁山,攻下玉龙关后,我绕道去寒江关为我母亲拜寿,几日就回!”薛丁山说“好!”薛刚听见也嚷着要去。

  薛丁山沉下脸“你只会捣蛋,你去干嘛?”薛刚转求樊梨花,樊梨花也就应了。

  大队人马不日来到了玉龙关下,守关的是一个道士武功了得,窦一虎两下就受伤回来,这道士嚣张不可一事恼了薛丁山旁边的樊梨花一拍坐骑杀了出来,两人战在一起,那道士那是对手不一会就招架不住落荒向野外逃去。

  樊梨花拍妈追去,薛刚一见怕母亲有失拍马紧追而去。薛丁山指挥大军抢夺玉龙关。樊梨花追敌不知不觉离城很远了。

  那老道催马急跑一回头见梨花自己追来不由的暗暗高兴心中道:“让你见识见识道爷的厉害”从怀中掏出自己练制的媚药“奇淫合欢散”朝樊梨花打去。

  樊梨花大叫“不好”只闻到一股奇香,四肢发软从马上摔了下来,只感到混身发热、一种说不出的渴望。那老道得意的大笑“哈哈,大唐第一美女也让道爷弄到了。

  一会让你尝尝老道的功夫”说完跳下马来,得意的伏下身子抚摩樊梨花的身子。

  这时的樊梨花全身好似火烧一样令她神智不清饱满丰挺的乳房急促的起伏、满脸桃红美丽的眼睛中射出淫欲、饥渴、期盼男人安慰的目光。艳红的双唇不住的张合,小嘴发出一声又一声的短促的呻吟“恩…恩我要”双手不住的撕扯自己的衣服,老道一见淫欲大增双手色急的脱掉樊梨花的衣服,不一会一具完美无暇的赤裸的美妇胴体呈现在老道的眼前,老道被美艳的身体刺激的忘记了一切这时薛刚已经来到了近前,老道惊觉急忙拿出媚药打出但已经晚了,薛刚的枪尖刺入了他的胸膛,老道发出一声的惨叫而死。

  薛刚却也中了媚香眼中射出了欲火看着地下不住扭动的母亲,他已经完全忘记了地下的是自己的母亲。双目中射出一种狂热、充满色欲的光芒。

  只见樊梨花美丽的胴体在日光的照耀下闪着一种艳丽的色彩乌黑的头发因为媚药的作用刺激的樊梨花不住的摆动头部而散乱着。

  艳丽的脸庞因欲火的刺激而通红渗出了汗水,一双美丽的眼睛射出情欲的光芒,樱桃小嘴不住的喘息、呻吟。

  雪白、丰满的乳房高傲的挺立并没有因为年纪而失去弹性不住的急促起伏又大又圆红艳艳的乳头被刺激的挺立向上,光滑如缎的肌肤闪着光泽。

  樊梨花的双手不住的揉动双乳,丰满的双乳在双手中不住的变换形状。

  薛刚被眼前的一切刺激的急促的喘气,发出野兽般的声音,樊梨花却早已被媚药刺激的性欲而失去了理智,一只手滑到了自己那张满了茂密的阴毛的肥穴上,肥穴早已泛滥成灾了,淫水不住的从穴口流出来把边上的阴毛都弄湿了。

  樊梨花的手分开自己的大阴唇不住的搓弄阴核,丰韵、雪白、修长的大腿不住的扭动。

  丰满、雪白的肥臀极力的向上挺动不住的颤抖。

  手指在阴穴上扣弄、抽插。发出叫春似的呻吟声“啊…啊啊…我要…我要…”全身泛着奇异的艳红。

  薛刚直棱棱的看着生出自己的小穴在也无法控制心中的欲火,大鸡巴早已硬梆梆的挺直好似那棒槌一样又粗又大,大大的龟头好似一个大鹅蛋黑中透亮,龟头流出的淫水在太阳的照耀下闪着亮光。

  薛刚发出一声大吼扑向自己的妈妈。这时的樊梨花早已失去了理智只想要男人的安慰,迷迷糊糊中感到有男人接近,全身的欲火一下子爆发出来。嘴中发出呐喊:

  “我要……快……我的小穴好痒……痒死了……给我……我要……”

  伸出赛如霜雪的手臂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儿子薛刚,母子两人疯狂的吻在一起。急促的喘息声和呻吟声在空旷的荒野中回响。

  薛刚的双手在母亲美丽的双乳上用力的捏弄、揉动,粗大的鸡巴在母亲的胯间摩擦,直磨的樊梨花不住的扭动,饥渴的把小穴向儿子的大鸡巴凑去。

  阴穴早已淫水泛滥不住的流淌着,她口中发出娇媚的叫声:

  “我要……我……要……大鸡巴……插小穴……快……快……把大鸡巴插入……我的骚屄中……啊……啊……”

  薛刚被这一声声的淫叫和自己母亲那成熟的身体摩擦的在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火低吼一声,用手扶着自己的大鸡巴对准了母亲的小穴用尽全身的力气,身体向前一挺粗黑、巨大的鸡巴插入了母亲的骚穴之中。

  但是大鸡巴实在是太大了把樊梨花的小穴撑的大大的一阵撕裂的疼痛从小穴传遍全身。

  樊梨花一声惨叫,但是由于媚药的作用,樊梨花仍然不住的向上迎合着。

  薛刚只感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快感传遍全身,大鸡巴被紧紧的包围着又舒服又美妙。

  粗大的鸡巴不由得更加硬挺又粗大了不少直涨的樊梨花发出一声声美妙的呻吟声。

  那种疼痛早已被一种莫名的快感所代替,小穴之中又痒又难受,不由的放浪的扭动肥臀,口中发出令人心荡神仪的叫声:

  “啊……啊……好舒服……好美……快……快……动……动……啊……我要……好男人……好……个大鸡巴……用力……插我……插我的骚穴……好……好……痒啊……恩……恩……啊…”

  薛刚被母亲一声声的浪叫刺激的热血沸腾,双手用力的揉动母亲丰硕的双乳,粗大的鸡巴用力的抽插着母亲的小穴。

  粗大的鸡巴迅速的在小穴中出入发出“扑滋、扑滋”迷人的声音,一进一出小穴翻进翻出,淫水如同发水一样流出把两人的胯间都弄湿了一种从没有过的快感在两人身上流过。

  樊梨花只感到小穴又充实又胀满好久没有尝过的滋味又一次升起不由的大力的扭动。

  口中发出极其淫荡的叫声:

  “啊…啊…唔…快…用力…在用力…好过瘾…好…好大的鸡巴…插的小穴…好…好…好…爽…骚穴…爽死了…”

  樊梨花完全沉浸在不断的快感之中,疯狂地迎合雪白的肌肤都被汗水浸湿闪闪发着光泽,美丽的脸庞透着快乐中的兴奋,媚眼如丝。

  肥硕的臀部正用力的往上挺动。整个的骚穴里的嫩肉好象怕失去大鸡巴似的,死命地夹着薛刚的大鸡巴。

  薛刚发出野兽般的叫声:

  “啊…好妈妈…好美的…好美的小穴…夹的儿子的…的大鸡巴…好美…好爽…啊…”

  薛刚双手托起母亲的肥臀,巨大的鸡巴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狠的用力的抽送。

  粗大的鸡巴迅速的在小穴中出入变的更加粗硬、发烫、直涨的樊梨花小穴又麻又痒无与伦比的快感迅速在全身扩散。

  空旷了好久的小穴被大鸡巴弄的又舒服又爽,忍耐了好久的空虚、寂寞被彻底的引发了。樊梨花在媚药和大鸡巴双重的刺激下更加情欲亢奋。

  秀发飘扬、香汗淋漓、娇喘急促,娇柔的淫声浪语把个深闺怨妇的骚劲完全爆发出来。

  淫水从小穴洞口不断的往外流着,两人的下体全都湿透了。

  “啊…啊…好充实…啊…唔…我好…好喜欢…大鸡巴…好…好男人…好夫君用力…在用力…好大…好大的…鸡巴…喔…好…好久没有这样爽过了…啊…”

  樊梨花被干的欲仙欲死“扑滋、扑滋、扑滋!”性器交合抽插时发出的淫靡声和母子两人急促的喘息声在空旷的荒野中回荡。

  母子两人忘记一切的激烈的性交。薛刚用力的抽送,每次大鸡巴都深深的插入母亲的小穴深出,他感到母亲的小穴不断的蠕动、收缩紧紧的夹住大鸡巴阵阵的快感从大鸡巴流遍全身,湿润的小穴又热又紧并不像30多岁的女人那样松垮。

  直刺激的薛刚奋力猛*着。直弄的小穴大开大合粉红的嫩肉不断的被带出送入。

  樊梨花更加肉紧,情欲高亢,粉颊绯红。只见她急摆肥臀把饱满的小穴紧紧的套弄着大鸡巴。

  薛刚双手不断玩弄母亲的双乳,红嫩的乳头被他揉捏的硬胀挺立,樊梨花双手紧紧抱住儿子的屁股用力往下按,好让大鸡巴更深更快的抽插小穴,媚眼翻白、樱唇半开、娇喘连连,阵阵酥痒传遍全身,樊梨花不由得疯狂的向上挺动肥臀,贪婪的取乐,娇美的脸颊充满了淫荡的表情、披头散发、香汗淋林、淫声浪语的呻吟着:

  “哦…哎呦…好…好舒服…好…好痛快…啊…啊…你…要…干…干死我了…哎呦!…我…我受不了…喔…喔!喔!…好美…啊…好…好大的鸡巴…用力…快点…在…在用力…啊…不行了…啊…啊……啊…我要泄了……”

  樊梨花急速的迎合,小穴一阵急促的收缩,她酥麻难耐的一刹那从花心泄出大量的淫水,只泄的她酥软无力疯狂的呐喊转为低切的呻吟不住的全身悸动。

  同时“奇淫合欢散”也泄了出来,它顺着大龟头流入了薛刚的体内。(注:奇淫合欢散是一种罕见的媚药,如果女人中了,是处女的话同男人交合就会好。但如果是破了身的女子中了则媚药会流入与之交合的男人身体里,这时必须同处女交合方能解出。反之一样。)

  薛刚被一阵淫水浇注在大龟头上刺激的大鸡巴更硬更大更挺同时由于媚药的作用薛刚失去了本性疯狂的抽送。

  在母亲刚泄的小穴中抽插不停,樊梨花淫荡地迎合着。

  渐渐她从媚药的药力中恢复过来,想起了一切不由得羞愧难当但是儿子那粗大的鸡巴所带来的快感却又使她难以抗拒,那种又酥又麻、又酸又痒奇妙无比的感觉从自己的小穴传遍了全身,寂寞、空虚的心灵一下子又被添满了。她彻底被儿子那过人的力量征服了,她双手紧紧抱住儿子的臀部用力的往下按,自己的下体更是拼命的向上挺动,享受着儿子的大鸡巴的滋润。

  穴心被儿子干的阵阵酥痒,快感传遍了四肢百骸如此的舒服劲和快感是樊梨花久违享受过的了,使得她淫荡到了极点,肥臀疯狂的向上挺动滑润的淫水使得两人更加美妙地交合,尽情享受乱伦性爱的欢娱。

  樊梨花不时的抬头向下看着儿子那粗壮的肉棍凶猛的进出抽插着自己的小穴,自己穴口的两片嫩如鲜肉的阴唇随着肉棒的抽插不停的翻进翻出,直干的樊梨花忘情的呻吟:

  “哦…好…好舒服啊!…啊…好…好爽…刚儿…妈妈会被你的大…大鸡巴…*死的啦!…啊…啊…妈妈爱死你了…妈妈好喜欢儿子的大…大鸡巴…哦!…今后…妈妈随…随便让儿子*…你…你怎么玩妈妈…都可以…啊…啊…妈妈要你…快…用力干…妈妈的骚屄生的…好儿子…快…快用力干妈妈的骚屄…刚儿你…好厉害啊…啊”

  樊梨花淫荡的叫声和风骚的表情刺激的薛刚爆发了野性狠狠地抽插着,樊梨花媚眼如丝的娇喘不已,香汗淋漓梦呓般的呻吟着。

  尽情的享受着儿子肉棒给予的刺激,荒野中响起樊梨花毫无顾忌的呻吟声和肉棒抽插小穴的“扑滋!扑滋”声,两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在荒野中回响。

  母子两人毫不知道疯狂的性交,薛刚大力的捏弄母亲的双乳,狠狠的干着。樊梨花舒爽的频频扭摆肥臀配合儿子的抽插,拼命的抬高肥臀以便小穴与肉棒结合的更加密切。

  “哎呀…啊…啊…妈妈的好…好刚儿…乖儿子…大鸡巴…好…好大…好会插…插死妈妈了…啊…啊…恩…用力…在…用力啊…好爽…我的好儿子…大鸡巴…儿子…啊…你插的妈妈好舒服…喔喔…好快活…啊…啊…我要被亲儿子…的大鸡巴…插死了…啊…刚儿…妈妈不行了…啊…要…要丢了…喔……”

  突然樊梨花双手紧紧抱住儿子的背部,指甲陷入肉中,头部向后仰,娇叫一声,小穴猛然收缩咬住了薛刚的龟头,一股湿热的淫水直泄而出,烫的薛刚龟头阵阵透心的酥麻直逼丹田。

  他发出野兽般的吼叫疯狂抽插,顿时大量热乎乎的精液狂喷而出注满了樊梨花的小穴,直爽的樊梨花全身悸挛。

  发出短促的满足的呻吟声。但是薛刚那刚泄完的大鸡巴不但没有萎缩反而更硬,薛刚仍疯狂的抽送,樊梨花不得不又迎合着来满足儿子的性欲却不知儿子被媚药所害正危在旦夕。

  母子两人更加激烈地性交。这时从远处走来一位道姑,不一刻便来到了两母子跟前。

  樊梨花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师傅黎山圣母,不由的羞愧的叫道:“师傅…我…”黎山圣母一摆手到:“不用说了,为师看的出来,梨花,你救不了你的儿子,他中的是”奇淫合欢散“只有与处女交合方能救的,否则会精尽人亡”樊梨花一听不由的心中一惊道:“师傅那可怎么办”不由的落下泪来。

  黎山圣母不由得叹到:“冤孽!真实冤孽,只好为师来救他”樊梨花一听哭到:“师傅那不是要毁了你的道基吗?徒弟怎么忍心这样”黎山圣母长叹一声到:“这就是孽缘,不的不如此”说完脱掉身上的道袍露出了美妙的身体。

  别看黎山圣母都70多岁了但由于修炼道术仙法又保养的好,望上去好似30多岁仍然风华绝代,水汪汪的双眼有神而透着迷人的风情,芙蓉玉面、眼角虽有鱼尾纹但不减其风采反而增添了几分成熟、高雅的中年美态、粉红的脸颊、性感、丰腴的双唇、身体线条、纹理清楚、一双雪白的、丰满的不住颤动的乳房好似少女的乳房一样高傲的向前挺立硕大肥满。

  粉红的乳头向两粒葡萄一样骄傲的长在乳房上诱人极了、雪白、圆润的肥臀向后高傲的凸起一颤一颤的划出美丽的臀波形成一道奇妙的弧线更显得身体凹凸有致、修长雪白的玉腿、纤纤一握的柳腰。

  合理的配合,简直曾一分闲胖,减一分闲瘦。艳丽极了。腹下的三角地带,倒三角的阴毛茂盛、浓黑充满了无限的魅力的小穴鲜嫩的阴唇像花蕊绽放似的左右分开,中间一道深深的隙缝紧紧的闭着,美极了、艳极了。来到薛刚跟前。

  樊梨花一见急忙把儿子推起,使得薛刚仰面躺在地上,那粗大的肉棒沾满了淫水向上直挺挺、硬邦邦的挺立,硕大的龟头闪闪发亮,上面梨花的淫水顺着棒茎流下。

  黎山圣母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暗到:“好大、好粗,我能受的了吗?”但已经不允许她想的太多了。

  他暗到了一声“罪过”便跨骑在薛刚身上,把自己的小穴对准了薛刚的肉棒,双手分开阴唇把穴口对准肉棒缓慢的向下把肉棒吞入小穴中,但是此时的薛刚早已失去了理智,欲火冲昏了头脑,双手用力的抱住黎山圣母的肥臀粗大的肉棒用力的向上一挺突破了处女膜直捣穴心全根没入了小穴之中,只疼的黎山圣母脸色发白、冷汗直流。

  全身一阵收紧,小穴处火辣辣钻心的疼痛使得她痛苦极了,毕竟薛刚的肉棒太大了而且她又是个处女怎么能受的了如此粗暴的插入,疼的圣母曼延泪水、玉牙紧咬。但薛刚只感到肉棒进入了一个又温暖又窄小的肉洞舒服极了。

  大鸡巴胀的难受他不由的用力的向上抽插,大鸡巴在小穴中狠狠的抽动,处女的血随着大鸡巴的进进出出而流了出来,黎山圣母被干的大汗直流…眼冒金星,阵阵的疼痛令她苦不堪言。两人激烈的交合着。

  随着时间的流逝,黎山圣母感到小穴不在疼痛一种70多年从来没有过的酸酸的、酥酥的、麻麻的、痒痒的醉人的快感从小穴之中升起迅速的在全身扩散,一波一波的冲击着自己的心田,不由的发出舒服、畅快的呻吟声,全身也兴奋的发热、发烫,媚眼微闭、耳根发烧、性感的红唇一张一合的喘息着,粉嫩的小香舌不住的舔着双唇,身体随着大肉棒的抽送而上下起伏,臀部也一前一后的挺动起来而且是越动越快简直疯狂了,忙的圣母香汗淋淋,道髻也开了秀发散乱的随着摆动而飞舞,娇喘连连。

  小穴的嫩肉不住的被大肉棒带入带出,淫水和血水四处飞溅。

  黎山圣母发出叫春一样的呻吟声:“唔…唔…好美呀!…哎呀…啊…好爽!…”她双手抓着自己的丰满的双乳不断的自我捏弄、揉搓发出亢奋的浪哼声。

  她时而左右套动时而前后挺动,偶而也会在薛刚的跨上不住磨动,淫水越流越多把两人的胯间都沾湿了。

  黎山圣母被干的欲仙欲死不由的骚浪的叫到:

  “啊…啊…好美…好舒服呀…没有…想到…男女…交合…原来如此…美妙…啊…啊…好爽…大…大鸡巴…干的我…好…好爽…啊…小穴被…干烂了…啊…好…徒孙…好…大鸡巴哥哥…用力干…干我的老屄…啊…”

  “扑滋”“扑滋”的交合声使得黎山圣母更加情欲高亢,粉颊绯红,只见她急摆肥臀狂丛直落不停上下套动,饱满的小穴紧紧的套弄着肉棒,薛刚被美妙的小穴套动的大肉棒更加粗壮,不由的上下挺动腹部迎合着骚穴,一双手也不甘寂寞的狠狠的捏揉、把玩着圣母的那对上下晃动的大乳房:

  “啊…好美…好大的乳房…又肥又大…我好舒服…啊!”薛刚不住的把玩,把两个乳头揉捏的硬胀挺立。黎山圣母更加意乱情迷,亢奋不已,贪婪的享受着男女之乐。

  美丽的脸颊充满了淫媚的表情忘我的耸动。

15208
【未完待续】

总字节:195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