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强奸巨奶少妇
强奸巨奶少妇(上)
陈永懿看着被自己捆绑在木柱上不断挣扎的唐家雨心里无比兴奋。由她搬来的第一天便被她独有的气质吸引了,然后得知她已成为人妻,育有一名八个月大的女儿,由於老公经常到外地公干,加上自己工作繁忙,所以把女儿交由母亲代为照顾。
    由於陈永懿跟她是邻居,所以很快便混熟了,随着相处的时间越长,便被她深深的吸引着。唐家雨样貌甜美,虽然个子娇小,但身材极度诱惑,拥有36e的巨乳,盈盈一握的小蛮腰,细緻嫩滑的美腿,和饱满圆润的臀部,这些全都是永懿垂涎的。於是他精心策划把她迷晕带上天台空置的杂物房。
    「哈哈,美女,等一会哥哥就用我的大肉棒干到你欲仙欲死。」永懿戴着魔鬼面具淫笑地说。
    「呜……呜……嗯……嗯」唐家雨口部被毛巾塞着,双手双脚也牢牢地被绑在木柱上。
    永懿望着她剧烈的挣扎而令到哪被恤衫包着的巨乳不停晃来晃去,胯下的肉棒立即高高地勃起。
    「嘿嘿,欣赏一下即将奸淫你的大屌吧」说完便脱下牛仔裤露出哪高高挺起的阴茎。
    「嗯……唔……唔……」家雨惊恐的闭上眼睛,脑海里想着哪狰狞的巨物等一会要插进自己的身体便不禁眼氾泪光。看着唐家雨上身白色恤衫下身黑色短裙配上一对黑色的丝袜,他期待己久的「撕袜」终於可以实现了。
    永懿沖上前双手粗暴地搓揉着她的巨乳,而且还用下身的大肉棒顶着她的下体。
    「哈哈……美女你的巨乳很有弹性而且非常柔软,搓揉起来手感十分美妙,真是一对好宝贝啊!」永懿说完后便把她嘴上的毛巾拔掉。
    「呜……好……好痛啊……停手……快点停手啊」家雨泪流满面地哀求。
    「停手,开什么玩笑,我策划了哪么久才把你绑来这里,你说我会不会此时停手」永懿淫亵地说。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把我绑在这里,快点放开我。」家雨愤怒地瞪着他说。
    「哈哈,我是谁你毋须知道,你稍后就会在我的大肉棒下婉转承欢了」
    说完后便扯着家雨的领口位然后双手用力一扯,恤衫马上应声而断,两团肉弹立即呈现在眼前,包着它们的是紫色的蕾丝胸罩。
    永懿再也忍不住了,马上粗暴地扯下家雨的胸罩,然后双手各自抓着一个肉球狠狠的捏着。
    「啊……好……痛啊……不……不求……你……求你停手啊……呜……呜……」家雨口中不断传出痛哭声和求饶声。
    永懿双眼赤红,听到家雨的求饶声不但没有停下反而加大力度继续暴揉她的双乳,本来一对嫩白的乳房现己变得又红又肿了,而他发觉家雨的乳头经自己大力的挤压后,慢慢流出了白色的乳汁。
    「哦,忘记了你还是一名少妇呢!怎样啊!你女儿交给母亲照顾,积聚了太多奶水是否令你有种肿涨的感觉呢!」说完后便双手加快速度彷如揸牛奶似的不断挤压着家雨的巨乳。
    「哈哈,果然是一头奶水充足的巨乳牛啊,」奶水像喷泉似的不断从她的乳头上喷出,永懿看见后胯下的肉棒不禁胀大和坚硬了数分。
    「不……不要……求你停手啊!……痛……好痛啊……求求你,」家雨吃痛说。
    「嘿嘿,就让我品嚐一下你的奶汁吧」
    然后永懿便趴下头把她的乳头含着,手中不断挤压她的巨乳,立即一股股乳汁从她硬起的乳头传入口腔,甘香而清甜。
    「嗯……嗯……嗯嗯……」家雨看着自己硬起的乳头被含着不停的吸啜,心中感到十分羞愧,但从乳头上传来的感觉令她陪感舒服,甚至忘记了现在正被人玩弄。
    「嗯,少妇的奶水果然美味可口真是令人爱不释口呢!」永懿边捏着她的乳头边舔着唇说。
    家雨双眼迷离面色红润,然后抬头看着这个戴上魔鬼面具的男子,心中不禁的想着「为什么他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呢!」
    永懿见她盯着自己若有所思的模样,心中有种不好预感,难道被她识穿了?
    於是他便双手伸向她腰间迅速把她的短裙脱下。
    「啊。你要干什么啊?」家雨惊呼地问?
    「哈,干什么?当然是要干你啦。」永懿走上前然后双手用力在她阴部位用力一扯,嘶……的一声,丝袜便被他撕开,露出了入面紫色蕾丝的透明内裤,而内裤旁边有数根阴毛露出,中间位置也湿了一片。
    「啊……你……你别看啊,」家雨见到他哪炽热的眼光,双腿不禁紧紧地合拢起来。
    走上前在她紧张的目光吻上她哪闭合嫩滑的香唇,一手揉着巨乳,另一只伸入她内裤中磨擦着她的阴唇。
    「啊……啊……嗯……唔……」神圣的禁地受到突袭,家雨口中不断传出轻吟声。
    永懿听到后彷彿受到鼓励似的,之后加快速度不断捏揉着她的巨乳把她变成不同形状的肉团,而另一只也不断急速的震动,然后突然无名指和中指合拢狠狠由下而上插入她的阴道中。
    「啊……」阴道突然被双指插入,家雨吃痛的叫了一声。
    趁她痛叫时,永懿迅速伸出舌头和她的香舌缠绕,不断吸喝她的香津。
    「嗯……嗯」家雨感到他把舌头伸过来而且还不断缠卷着自己,令到她感到十分厌恶,於是便对着他舌头咬下去。
    「啊……」舌头上传来的痛楚令永懿叫了一声,感觉到口中有种淡淡的血腥味,他感到非常愤怒。
    「啪……贱人,你竟然敢咬我,是不是想死啊!」永懿拿出一把生果刀抵在她脸蛋上。
    家雨右脸迅间红肿,嘴唇死死的咬着,数条清晰的手印呈现在眼前,泪流满面的瞪着永懿。
    「瞪什么瞪,你如果再敢咬我,我就将你先奸后杀,然后再划花你漂亮的脸孔,」永懿恐吓着她说。
    「你……你这个混蛋……你是魔鬼……你不得好死」家雨怒吼的叫骂着。
    「啪……贱人,看来要给你一点颜色看。」他嘴角翘起说。
    然后把抵在她脸蛋上的刀朝下,在她腰则拉起内裤快速一切,嘶……的一声,把裂开的内裤用力一扯,家雨的阴阜立即暴露在空气中。
    「啊……不……不要……求你放过我,我可以给你钱……求你放过我。」家雨恳求地说。
    永懿没有理会,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家雨哪一片浓密的阴部,然后蹲下身双手用力分开她双腿,立即一条亮泽粉红的甬道呈现眼前,连大小阴唇也表露无遗。
    「哈哈……想不到你不但胸部发育得好,连阴部也是不遑多让啊!」
    「走……走开……你个魔鬼别……别碰我。」家雨双脚死死并合着说。
    「哼……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利害」
    然后便贴在她阴部上狂吻,一边吸啜着她的阴蒂,一边把舌头钻入她阴道,然后舌头在她淫穴中不断上下舔弄着。
    「嗯……唔……嗯嗯……」家雨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磨,嘴唇微张断断续续地传出悦耳的呻吟声。
    「哈哈,你这个淫妇,是不是觉得很爽很享受呢!」永懿嘲笑地说。
    「我……我才没有」她星目微睁说。
    「哼,没有,哪我就让你更加爽更加舒服吧!。」
    永懿伸出两只手指捏着她红豆般的阴蒂不断磨擦,而另一只手也插入她的阴道中来回抽插,然后寻找她的g点不停刺激。
    「啊……嗯……啊……啊……不……不要……停……停手啊!」家雨喘着气哀求说。
    没有理会她的哀叫,永懿反而加快手指抽插的的速度,然后他便感到一股温暖的液体沿着他手指滴到地上,他知道家雨即将高潮了所以手指愈插愈深,愈插愈大力,到最后他用力一插到底,然后迅速拔开。
    「啊……不要不要不要」家雨双脚弯曲阴部拱起,然后一股股精莹通透的液体喷射而出,足足持续十秒有多,跟着便虚脱似的坐在被她高潮喷湿的地上。
    家雨双颊红润,口中不停地喘着气,巨乳也上下的起伏着。看着被自己的金手指玩弄到潮吹的家雨心中十分自豪。
    「嘿嘿,怎样啊,哥哥我玩得你爽不爽,舒服不??」永懿蹲下抓着她的头发说。
    「你是陈永懿」她突然冷冷的说。
    「你……我……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永懿睁大眼睛结巴地说。
    「你不必撒谎了,我一早怀疑你怎么知道我有一个女儿而且还交给母亲代为照顾,能清楚知道的一定是我身边的人,虽然你戴着面具,但你的身型和声音都跟他一样,甚至连笑的时候嘴角也是微微翘起的,所以我肯定你一定是陈永懿。
    啪……啪……啪……「哈哈,无错,就是我,原来你也不是胸大无脑的」永懿脱下面具拍着手说。
    「真的是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啊」家雨失望地说。
    哈,为什么我要这样做?由我见到你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想把你压在身下狠狠的蹂躏你了,要怪就怪你有一副天使的脸孔魔鬼的身材,每晚也出现在我的梦中,我多次幻想你被我无情的奸淫,终於我不能自拔了,於是把我决定把你迷晕绑上来。
    「你……收手吧!只要你现在放我离去我可以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家雨咬着嘴唇说。
    「哈哈,你当我三岁小孩啊?你认为还有可能吗?」永懿冷笑说。
    然后走上前双手捉着她的头腰部用力一挺,肉棒便插入她的小嘴中,但由於永懿的阴茎十分粗长,所以也只能进入一部分。
    「嗯……唔……嗯……」家雨楚楚可怜仰望他。
    温暖湿滑的感觉从肉棒上传来,舒服得呻吟了一声,於是他便加快速度在她小嘴快速抽插着,看着家雨双眼通红嘴角不断流出唾液,顿时肉棒有种狠狠发射的冲动,所以永懿便抽出佈满红筋的巨龙。
    「咳……咳咳……」家雨满面通红不停地喘气道「你……你这个坏傢伙……竟然把哪么肮髒腥臭的东西插入我口中」
    家雨不知不觉语气变得好像跟情郎撒娇似的,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当然永懿更加没有发觉。
    「哈哈,何止插入你口中,我要用我的大肉棒插遍你全身。」
    永懿解开她双手,迅速把她扑在地上,然后跨坐在她的胸上双手各抓紧一个肉球向内压,迅间一条深深的乳沟形成了,再用双手大力的挤压着双乳,顿时乳白色的奶汁立即四射而出,大肉棒向前一挺便进入一条幼嫩的狭道。
    「啊……好爽啊……真柔滑,我每个夜里都幻想干着你的巨乳,今天终於实现了」
    「嗯……嗯……好……好重啊……好难受啊」家雨呢喃说。
    「嘿嘿,哪我就不坐着你吧!」他说完便站在家雨的头顶。
    永懿蹲下双手前趴,然后膀下的肉棒对准家雨的小嘴狠狠插入。
    「嗯……嗯……」还喘着气的家雨突然感到呼吸困难。
    再次进入湿润而温暖小嘴中,永懿感到就来爆发了,於是他腰部像装到摩打似的不断向下抽插着,而且愈来愈快。
    「啊……啊……好爽啊……家雨……家雨」
    永懿忘情地呻吟着,把家雨的小嘴当成阴道狠狠干着,原全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而且速度快到发出「啧啧」的声音。
    「啊……」
    永懿阴茎不停地颤动着,终於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射入家雨的口中,大部分以被她嚥下,但仍有一部分沿着她的嘴角流到颈部。
    「咳……咳……咳咳……」家雨坐起来面色红润的不停咳着。
    永懿解开她双腿,坐在她身后双手绕过腋下抓着两团肉弹不断搓揉着说「怎样?哥哥的精液是什么味道啊?
    「呸……呸……噁心的味道,放开我,别抓着人家哪里」家雨想扯开他放在自己双乳上的手。
    论气力家雨怎比得上永懿,於是他死死的抓住肉球,家雨也无可奈何,两人的姿势就像是她捉着永懿的双手去抚摸自己的双峯.
    由於两人也是用力非常,所以令到双乳受到狠狠的挤压,於是家雨的奶汁再次喷射而出,沿着两人的手指间流下,把她的胸部和阴部打湿一片。
    永懿见到此景巨龙再次高高挺起顶着她腰部说「家雨,你拥有一对巨乳,女儿一定不会饥坏的呢!哈哈。」
    家雨听到他调笑自己,脸蛋一下子红了起来细声说「我……我当然不会把女儿饿坏」
    「哈哈,不会就好了,但是现在我饿了你是不是要把我喂饱呢!」
    把她平放在地上,然后整个人压在她身上,脸孔埋在双乳中,伸出舌头在她乳头上不断打圆,时而狠狠地吸啜着,时而轻咬着略带硬起的褐色乳头。而下身的大肉棒也在她两腿间上下磨擦,由於她的阴毛实在太过浓密了,所以龟头有种插进杂草的感觉,有点儿痕痒。
    「嗯……嗯……好……好痒……不要」家雨抱着永懿的头,双腿笔直合拢着。
    永懿嘴边沾着奶汁,口中含着满满的奶水,嘴巴吻向家雨的嫩唇,然后把奶汁渡入她口中。
    「哈……怎样啊……觉得自己的奶水味道如何啊?」永懿坐直身体说。
    「你……你坏死了……讨厌。」家雨满脸娇羞地白了他一眼。
    「哈,坏死了?还有更加坏的呢!」说完后便退到家雨的双腿前。
    然后把她双腿m字型分开,手指上沾一些口水涂在她阴部,扶着已经发肿得巨大的龟头在她阴道外上下磨擦着。
    「嗯……嗯……嗯嗯……」家雨扭动着身体呻吟着。
    永懿玩弄她哪么久自己也忍不住了,於是深吸一口气,扶着哪红肿的肉棒腰部狠狠向前一插到底。
    「啊……不……不要……好……好痛啊!」家雨身体颤抖的说着。
    嘶……永懿立即感到肉棒进入了一条狭窄润滑的通道,入面的肉壁不断收紧着,彷彿想把整根阴茎吞掉似的,感觉真是欲仙欲死。想不到她已为人妇阴道还哪么的紧窄,这一点令永懿喜出望外犹如发现新大陆般。
    家雨感到非常的疼痛,自从分娩过后老公便到外地公干,留下自己独守空房,怀孕期间家雨的性欲反而增加而他老公也是有性需要的,但害怕影响胎儿所以家雨也是用手和口帮他解决,偶然用一双巨乳给他干着用,但始终没有干穴哪种紧凑的感觉,他曾经多次建议家雨给他干屁眼,但被她毅然的拒绝了,因当初被他破处的时候已痛不欲生了,事后足足三天不能下床,所以当他提出要干自己屁眼的时候便立即一口拒绝。因为她难以置信屁眼哪么的紧迫狭窄,怎么能容纳他哪不算粗大的阴茎呢?
    因这件事两人经常吵闹,导致两人的关系恶化,但他不想影响到胎儿所以就不再勉强她了,於是每晚也跟她分房睡,直到婴儿出生后情况也没改善,然后他便被公司调到外地公干,根本没有时间去修补破裂了的爱。
    婴儿出生后她根本没时间照料她,所以便交给母亲代为照顾,於是便自己搬离哪充满快乐和伤痛回忆的家,然后独自租住一个单位,后来认识了永懿这个热心的邻居。
    但分娩过后的女人性欲是非常旺盛的,但奈何丈夫不在身边,深夜时一个人独守空房又感到寂寞难耐,所以慢慢地也学识了自慰,但始终没有肉棒哪种插入充实的感觉。
    因初搬到陌生的环境,自己感到徬徨的时候,永懿的热心帮助令到她空虚的心灵慢慢对他产生不该有的情愫,然后萌生成爱情的种子。
    但她始终是有夫之妇虽然跟丈夫的关系破裂了,但她始终没有对不起他,只是把对永懿的爱意埋藏在心中。所以之后便对他非常冷漠,又拒绝了他的帮忙,可能就是这样令他萌生恶意。
    知道了迷晕自己的是他,家雨感到百感交杂,难以置信他竟然有这样的勇气,失望的是他用这样的方法佔有自己。自己是对他有爱意的,若果他光明正大的追求,或许有可能跟他发生一段感情。
    阴道中再次传来了久违的充实感,令到家雨痛苦中带点期待。
    「啊……家雨你的阴道好紧好窄啊!」永懿慢慢抽插着说。
    「啊……啊……永……永懿……嗯……嗯……」家雨叫着他的名字呻吟着。
    「哈哈,怎样啊,家雨宝贝,是你老公的肉棒大还是哥哥我的大啊!」永懿停下来双手抓着她双巨乳问?
    家雨幽怨的白了他一眼,然后在脑海中比较两人阴茎的尺度,她不得不承认是永懿的大肉棒比较巨大的,老公的肉棒是比较短小精钢的,而现在插在自己嫩穴中的巨龙只是进入了三份二而已,哪种充实肿胀填满了小穴的感觉是丈夫不能带给自己的。
    永懿看着发呆中的家雨心中有点不满,於是便再狠狠一插到底地问?「是我的大还是你老公?」
    「啊……是……是你的……你的坏傢伙大」她吞吐吐地说。
    「嘻嘻,当然,我的大肉棒无人可比的,」永懿得意地说「既然你刚刚用你的巨乳喂饱我,我也礼尚往来用大肉棒喂饱你飢渴的淫穴吧!」
    然后按着她双手腰部快速的抽插,看着她的巨乳不停的晃来晃去,永懿全身热血沸腾。
    「嗯……嗯……喔……喔……」从家雨口中发出。
    「啊……嘶……啊……」永懿发出的。
    双手捏着她淡褐色的乳头,然后把它高高的扯起来,乳汁顺着乳头流下来。下身巨龙急速的抽插着己把她的淫穴操得湿漉漉了。
    「啊……家雨你的小穴好紧……好爽啊!」
    一边玩弄着她的阴蒂一边用三浅一深的方法干着她的嫩穴。
    「啊……啊……喔……喔……」家雨抚摸着自己的巨乳呻吟。
    快速的抽插已令她嫩穴上的淫液变成白泡了,家雨咬着唇双眼妩媚的看着他,永懿被她这一眼迷得神魂颠倒。犹如得到鼓励似的,永懿肉棒每一下也狠狠的插到底,腰部似装了摩打似的快速的抽插,感到她阴道传来阵阵的暖意,然后不断的收缩着。
    家雨口中不断呢喃道「啊……啊……好深……好深啊!」
    永懿愈插愈大力,她阴道也愈来愈紧,龟头感到阵阵暖意传来,一丝丝淫水从两人的交合处流出。
    「啊……啊啊……啊……轻……轻一点,求你轻一点」她可怜的恳求着。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永懿心中的快感迅速膨胀,大肉棒也更加坚硬干着她,一股湿润的暖流包围他龟头,永懿知道她就高潮了,於是肉棒拔出来,中指和无名指弯曲插入她淫穴中,不断在g点刺激着。
    家雨喘着气身体不断颤抖,愈来愈多的淫液从阴道中流出,永懿看见后另一只手在她阴蒂快速磨擦,最后抽插阴道的速度加快了,然后狠狠的用力一插到底。
    「啊……啊……不……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啊……」
    家雨双手捂脸,阴部高高的拱起,一股股精莹通透的液体从她阴道口激射而出,足足维持了五六秒,把地下打湿了一片。最后身体颤颤巍巍,巨乳不断的起伏着,嘴角流出晶莹的口水,整个人虚脱似的。
    永懿站在她旁边,胯下的巨龙挺立着笑问「嘿嘿,怎样啊,爽不爽啊?
    「嗯」她侧着头说。
    他蹲下身肉棒跟她嘴巴只有几寸的距离说「我听不到,大声点再回答我一次」他捏着她乳头说?
    家雨风情万种白了他一眼说「爽,好爽,你满意吧!」
    「哈哈,满意,非常满意,哪我就奖励你吧!」
    然后把哪仍沾满了两人淫液的肉棒插入她口中说「帮我吹。」家雨坐起来大屁股翘高,前趴捉着永懿的肉棒吞吐着。
    「啊……对,含着龟头用舌头在上面打圈。
    「嘶……小心点,牙齿不要咬到龟头。」
    「啊……爽啊,要一边用手上下套弄一边舔着两粒蛋蛋。」
    「啊……嘶……啊……」永懿爽到发出呻吟。
    看着家雨在自己的教导下由生涩慢慢的熟练起来,永懿感到非常有满足感,就在十多分钟前她还不断的挣扎着,到现在乖巧的服侍着自己的老二,真的很有成功感呢!
    肉棒不断的整根吞下吐出着,口水沿着她嘴角流到双乳中,永懿忍不住了,拔出巨龙来到她身后,扶着她的小蛮腰,腰部用力狠狠一插到底。
    「啊……」
    啪啪……啪啪……啪,永懿疯癫的在抽插着,每次次也深深的插到底,甚至连子宫也顶到了。双手探前抓着一双巨乳暴揉,白色的乳汁四溅而出。
    「啊……啊……好大好粗啊!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再给我……啊……我要」
    「哈,你这个淫妇,今天我就出用我的大屌把你干死。
    突然他下身用力一顶,她便整个人平躺着,在她两瓣肥白的屁股后跪坐着,用力分开肥臀,顿时淡红色的菊花呈现在眼前,食指上沾些口水然后在屁眼上不断地打圈和震动着,最后阴茎狠狠用力横插直入到她的窄穴中。
    「嗯,不……不要碰哪里。」
    「嘿嘿,好的,我不碰。」手指便停下,但突然却狠狠的插钻入哪紧「臭」的直肠中,手指和肉棒同时抽插着。
    「啊……不……不要」
    「啪……不要烦,」扇了她肥臀一巴掌问「我问你,屁眼有没有被人爆过?」
    「喔……我……我没有」
    又扇了一巴掌问「没有?连你老公也没有?」
    「嗯,没……没有。」
    「哈哈,没有,没有就好了,你屁眼第一次是我的。」永懿大力冲击着她的嫩穴说。
    「啊……家雨,为什么你的小穴还是哪么紧啊?」永懿边干边问?
    「喔……因为……因为……」
    啪……啪……永懿用力在她双臀上扇了两巴掌道「因为什么,快给本大爷从实招来。」
    「啊……好痛……别……别打」家侧着头对他说「因为……因为老公要经常到外地公干,所以……所以」
    「所以没人干,对不对?」永懿调笑地说。
    家雨没有出声默认了。
    「哈哈,没关系,你是一个非常」能干「的女人,你老公不在就自力更生。
    家雨白了她一眼,听着他一语双关的意思没好气说「讨厌。」
    永懿感觉到她对自己的变化心中十分雀跃不禁在心中想:以后你这块良田就由我的大肉棒慢慢来开垦吧!把她拉起来靠在木柱边,一手抬起她的腿一手握着她的腰,肉棒对准她的阴道,由下而上顶进去。
    「嗯……嗯……啊……」家雨环抱他脖子在呻吟。
    肉棒出出入入的干着她哪彷如小嘴般一张一合的淫穴,发出啧啧的声音,淫水顺着她阴道流下。
    「干爆你这个小淫妇,整天挂着一对巨乳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永懿喘吁吁地下身大力抽插说。「
    「啊……啊……没有……人家没有啦」
    「你的嫩鲍鱼长时间没给人操,一定是痕痒难受,我干得你舒服,爽吗?」
    「啊……啊……舒……舒服。」
    蹲下来双手抱起她双腿,腰部向前用力一插,再次进入湿润的狭道中,抱着她柔软无骨的娇躯,把她干的双乳上下抛飞着,肉棒由下而上每次也整根深深的一插到底,把她干得气喘连连。
    家雨双颊桃红,眼神迷离,长久以来的空虚终於被永懿的大肉棒深深地填满了,女人一旦被挑起欲火,就像黑洞无止境似的不停吸纳。她在此刻己忘记了丈夫的存在,完全沉溺在性欲的快感中。
    「啊……我还要……还要……干我……干死我」她呻吟着。
    永懿突然停下来,然后躺着双手枕在后脑,巨龙笔直的矗立着对她说「哎哟,还要什么啊,大爷我累了,想要爽就自己来。
    家雨气得跺脚,咬着唇来到他身前战战兢兢的扶着哪粗大狰狞的巨物,对着自己幼嫩狭小的阴道慢慢坐下。
    看着她小心的样子,永懿感到好笑,於是便扶着她臀部用力向上一顶。
    「啊……」
    永懿笑着说「让你做一下女骑士」
    她白了他一眼,然后双手按着他胸部,慢慢活动起来,永懿也不客气双手抓着一双巨奶挤压着,乳汁四射在他脸上。
    永懿肉棒胀大到有些疼痛,把家雨向前拉,一手抱着她后背令她一对巨奶紧紧贴着他的胸,一手在菊花外磨擦,含着她嫩滑的香舌吸舔,肉棒大力快速的抽插肉洞,家雨两处同时受到侵袭,令她又有阵阵高潮的感觉传来。
    「啊……啊……轻……轻点……受……受不了」
    永懿也感到差不多爆发了,然后他坐起来叫她趴下,然后在她身后分开她丰腴的双腿,龟头在阴道外面上下磨擦。
    「嗯……嗯……快……快点进来」
    「快点进来干什么?」他继续挑逗着。
    「快……快点进来干我……求你。」
    「哈哈,干死你这个淫妇。」
    永懿也不再挑逗她了,用力把她双手向后拉,令到她巨大的双乳更加凸出,硕大的龟头在阴道外上下磨擦着,最后狠狠的挺进而入。
    「啊……啊……好爽……永懿……用力干我,」
    「啪……啪……啪……干死你这个小淫娃」永懿突然双手不停扇打她肥臀。
    「啊……啊……啊……」
    永懿有种虐待的快感,手上的力度不知不觉地加大了,因他感到在掌打她臀部时,家雨的阴道会不断收缩,把他肉棒夹得异常舒服。
    「啊……好痛……轻……轻点」
    看着家雨整个臀部已红肿非常,永懿濒临爆发的边缘了。
    「啊……啊……家……家雨……我就来射了,我要把精液射进你子宫,让你懐有我的孩子,哈哈。」
    「啊……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射进去。」
    「啊……啊……家雨……巨乳牛家雨,你是属於……属於我的,,,,,啊……」
    「啊……不要不要……不要射进来……啊……」
    永懿最后狠狠用了一插,阴茎不断颤抖着,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射进家雨的阴道中,家雨前趴肥臀高高抬起,口中不断喘气,嫩穴中喷出了淫液和精液的混合物,持续了数秒后身体无力躺下。
    永懿上前手指插入了她阴道,沾了一些便将手指插进家雨口中逼她吸啜。
    「嗯……嗯……好噁心啊,坏傢伙。」
    十分钟后家雨侧身靠在永懿怀中,拿着发尾在他胸部打着圆圈说「坏蛋,你满意吧!」
    永懿玩弄她乳头说「嘿嘿,还好吧!只是未能尽情奸淫你。
    家雨伸手用力捏住他软绵绵的肉棒说「还说不尽情,我差点给你干死了。」
    「嘶……家雨宝贝,痛啊!」
    「哼,活该,刚才你大力捏我乳头时我就不痛。」
    「嘻嘻,这不同啊,你把他捏坏了,你的性福就没了。」他尬尴地说。
    家雨听到后也不再捏了,因为他听说过男人最脆弱的就是哪里。
    「哼,坏傢伙,你如果是光明正大的追求我,我可能会接受你的,因为我……我也……」
    永懿用力扇了她肥臀一掌说「因为你也怎样?」
    「啊,因为我也……也喜欢你。」说完已整个人趴在他怀中。「
    「什么?你……你也喜欢我?」他惊讶地问?
    「嗯,只是我已为人妇,但我俩朝夕相对,我也对你日久生情,只是没想到你用这样的方法佔有我」她幽怨地说。「
    「啪……啪……你干嘛不早说啊,你说了我还需要这样吗?」又狠狠地扇了她两掌说。
    「啊……啊……我……我……」
    永懿立即起来迅速分开她白玉般的双腿说「你就是犯贱,喜欢给人强奸,我插死你这只巨乳牛。」
    然后两人再次传出呻吟声,新一轮的激战再次展开。